最新消息:欢迎访问本站!

三十岁是人生最好的光景——写给而立之年的我们

好文 bruce 136浏览

1

母亲早早就剁好了大白菜,调了油,活了面,只待父亲和我手里的活儿干完,就开始捏饺子了。

今天不是我的生辰,但由于周一值班,无法回家,索性提前过。

阳光在隐居了十五天后,也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,我和父亲在房顶上,翻玉米,以利于它们更好地晾晒。父亲年龄大了,干活气力不足,我则文文弱弱的,拿起农具来,不知从何做起,更莫说替父亲分忧了。

整整两个小时,在房顶上度过。晴空万里,倏忽想到刘禹锡的“便引诗情到碧霄”,只可惜,这几年的世俗生活把我的诗情都榨干了

向北野望去,麦苗已青青,不远处的白杨依然挺拔,在等待东风的凋残,平地的茅草都干萎了,一只狸花猫正在草间酣睡。世间一切或荣或枯,或悲或喜,都原原本本生长着。

 

2

从房上下来,尧儿趴在床沿贴她的手帖画。画面中是两只小鱼,游荡在河流中。她在和小鱼说话:“你要乖,我就给你涂成粉红色。”

“为什么要给它涂成粉红色呢?”我走过去,坐下来问她。

她斜着脑袋对我说:“因为我喜欢粉红色啊。”

是啊,喜欢就去做吧,这世间没有一成不变的法则,也不用寻别人都走过的途径,去揣摩所谓的规律和技巧。这或许是对我在简书这几日最大的触动。

这段时间以来,我也遍览很多的时文,也想过,尝试过,但总觉得那不是我,扭捏病态,倒像是披了一层他人的外衣。我在苦恼,也在反思。女儿的回答如一剂强行针,将我从苦海中解救出来。仍旧做回自己,做那个傲骨的写心的自己。

 

3

“尧儿,还去镇里吗?”我说。听到这句话,她立刻飞跃起来,数日来,闷在家中,要么是在幼稚园念无聊的功课,她都憋坏了。

我们开着车,往镇里赶去。到了那家“香飘飘蛋糕店”,老板娘笑脸相迎。我选了个八寸的蛋糕,图案老板娘自己定。我说:“别人生日送蛋糕都要精心挑选样式,唯独自己的生日将就着来。”

老板娘笑着说:“你这叫‘自由自在’。”

切糕、抹油、插果、造型,一个水果蛋糕很快在她的指尖完成。又为尧儿要了个最小的不过一指长的蛋糕,做了个花儿的形状,她拍着手,一上了车就吃开了。

将近十二点,已是正午了。车里有些热,尧儿险些要睡着了。我便给她讲故事。西方的童话或寓言,我没有讲,以往爱人都讲尽了。我很想让尧儿接触中国古典的东西。于是,一连串给她讲了“沉香救母”、“凿壁借光”和“孔融让梨”。也许是我的表达有碍,有些情节她未必听得懂,但不管怎样,总要好过全然无知。

我问尧儿,你要给爸爸讲什么故事啊。尧儿想了想,对我讲起后羿来。她并不知后羿的具体名姓,只晓得天上有十个太阳,后羿射去八个。后面的情节就完全是胡诌了。

听着她稚嫩的嗓音和荒诞的情节,我若有所思。

 

4

儿时的生日,母亲惯常是捏饺子,但饺子没有肉,只是素馅的。生日蛋糕更是奢望,有时干娘也会为我熬上一锅猪肉炖粉条,仅此而已。

高中时,生日那天夜晚,我趴在宿舍的窗前,看孤月高悬,很想家,想娘,想小克,想耋耄之年的爷爷,那夜竟一宿无眠。

在外漂泊,逢生日,都是一个人过吧。没有了双亲,远离故乡,再喷香的饭菜也淡然无味。

想到那年在银川,因为赶着上早自习,我五点半就起床,跑到包子铺吃了半斤包子,一天的生日就这么开始了。晚上,小亮和萌萌来到我的租处,我们炒了菜,买了酒。把酒临欢,谈论心路,室外冷风如刀,屋里暖如千阳。送他们下楼,目送很久。银川的街头,孤独的自己,岁月悠长,伤怀不已。

如今,三十年了,我已而立,但我始终坚信三十岁是人生最好的光景,找准方向,乘风破浪,过了暗夜就是光明。

三十岁是人生最好的光景

转载请注明:I.TBay » 三十岁是人生最好的光景——写给而立之年的我们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

  • 暂无相关文章!